还未痴呆却先忧虑

当人老了,痴呆且不能自理,该怎么办?如何有尊严地活着?这话题出的,让我看了真有点不寒而栗,好多年以前我就担心自己老了以后变成了痴呆,那岂不是太可怕了吗?现在我已进入了老年人的行列,几乎所有的事情对于我来说都不在话下,每天活得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不是在过日子而是在享受生活。但是我知道...

阅读全文>>

   

斗败艰险又出发

规律、每天活蹦乱跳的我,这次突然莫名其妙地就生病了:腰疼,肚子疼,头疼,屁股也疼,而且一连几天没有大便。去诊所看了,给了几包药,药吃完了,病情没有好转的迹象,似乎更严重了,肚子和腰痛到步履维艰,走路都困难。又去诊所找医生看,医生也觉得奇怪,建议我去大医院做一下检查。搭车去医院,一...

阅读全文>>

   

青春不仅是美好的时光,更是一种自信

每个人都有一段炽热青春的历程,是闪烁光芒的激情,充满希望的未来。灿烂时光,有人懂得把握,有人虚度蹉跎。把握时光的人,拥有自信,能看清正确的方向,不浪费时间。虚度蹉跎时光的人,缺乏自信,青春对它们来说只是一段无所作为的回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梦想而追逐,要有自信的活着。在灿烂的时光...

阅读全文>>

   

蜕变

那天,我与二哥去看望我堂舅。回来的路上,兄弟二人边走边聊。突然,有人用纯正的 普通话 尖叫着: 九满!这不是九满吗! 那声音就来自我们的正后方,引得我们回头张望。我看见一张因为激动而扭曲的脸。那是一个三十上下的年轻女人,妆化得相当端庄,耳朵上挂着亮闪闪的耳坠,围着一条色泽斑斓的红...

阅读全文>>

   

百年圆梦,中国加油

这是一个梦想,这是一个用了一个世纪方告实现的梦想。这个梦,1932年只身孤影代表中国参加洛杉机奥运会的短跑运动员刘长春做过;这个梦,1948年参加完伦敦奥运会无钱归国、四处求告、抱头痛哭的中国运动员做过;这个梦,我们所有在奋进中不断进取、不断拼搏的炎黄子孙都做过 无论你们今天做出...

阅读全文>>

   

说说鲁晓华的诗歌《世纪盛典》

这些天来,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都有一种在激荡,每一个人的都是一片的海洋。8月8日那一天白天的等待,我就是怀着这样一种过年的心情,网上泛泛地浏览着朋友们用文字表达出的发自内心的歌唱,就在这样一个时候,我读到了晓华先生的诗歌《世纪盛典》。《世纪盛典》,这样一个题目,看上去就那么令人...

阅读全文>>

   

多与高人来往,勤与能人共事,常与福人相处

有人说,有三大幸运:上学时遇到一位好老师,工作时遇到一位好师傅,成家时遇到一个好伴侣。这也恰恰说明了,人这一辈子遇到什么人真的很关键。正所谓: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与智者同行,与高人为伍,人生必然不同凡响;与傻子分道,与小人扬镳,才能愉悦清明。所以,一个人有...

阅读全文>>

   

“器”空,才能多“容”

昨日下午,在《弟子规》学习的讨论会上,某同事谈到了 器 以及包容。他讲到,有 器 才能有 容 ,有多大的器,决定有多大的 容 。他随手拿起手里的水杯,说,这就好比是 器 ,决定水的多少,要看这个 器 的大小。他还讲了一个有关悟禅的。说的是,一个小和尚问大师傅:如何修炼才能得道?才...

阅读全文>>

   

听风就是雨

早上看到一条热搜,是说:六成大学生认为毕业10年内会年入百万。这个话题很明显吸引到我了,毕竟我就是在毕业10年的这个时间节点上的人。比较尴尬的是,我现在还是失业状态,别说百万,今年应该连1万的收入都没有。不知道这六成的大学生,看到这个少两个零的结局,会不会很失望呢?以上并不是我主...

阅读全文>>

   

阳光的你,最有福气

心里充满了阳光,脸上就挂满了微笑。心里积聚着阴云,脸上就布满了阴沉。烦恼的心,天天忧戚。阳光的你,最有福气!阳光的你,应该做这样的人:吃得下、睡得香,做一个大度之人;拿得起、放得下,做一个大气之人;看得透、想得开,做一个明白之人;站得正、行得直,做一个高尚之人;唱得润、笑得甜,做...

阅读全文>>

   

身如聚沫心如风, 幻出无根无实性,了得身心本性空 ,斯人与佛何

自性清净本来是佛,为什么没有圆满做佛?只因起心动念思想行为之中多加了一个自私自利、自由、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的我我我。因为我我我的力量大过佛性了了常知的力量,所以魔王的我我我占了上风,让佛性空无我的了了常知没有办法抵过傲慢自大、自由、自以为是的我我我的力量,这就是佛弱魔强。无论到什...

阅读全文>>

   

那份执着与追求

清晨的阳光照在树木环绕的办公楼上,在我信步迈入大门的一刹那,嗯,头顶似乎被什么挂了一下,定睛观看,哎呦,原来是蜘蛛网。奇怪,这张蜘蛛网不是被我挪到了墙角了么?怎么又来了?单位办公楼是二层红砖预置楼板顶式结构。前日,打扫卫生时,发现大门右上角悬接一张蜘蛛网,想起课文中 排起八卦阵,...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