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叶与灰霜

修行的人念于名利,可谓修行不深,但修行本身依然是一种修行,但不趟过名利浮沉、不趟过泥泞污浆,又怎叫修行。夏日之绚烂过后,秋便悄悄然的登了场,秋叶也换上了一种包含沧桑的明黄深艳,其生机不亚于青叶,其成熟内蕴却更甚,一如智者的微笑。空气中的灰尘也喜欢这秋叶的内蕴收敛,时常也浸染拥附,...

阅读全文>>

   

难过了

了 不必告诉别人,因为别人永远不会明白你的感受!难过了 抬头看看天空,因为天那么大,可以包容你很多的委屈!难过了 不必告诉他人,因为有些疼痛只能自己去消化!难过了 可以让眼泪尽情的洒落,因为有时候,不需要压抑自己!难过了 可以假装很,因为带给他人欢乐同时可以把自己的忧伤暂时的遗忘...

阅读全文>>

   

不一样风格的希望,我心中高傲的希望

关于 希望 还是更多人喜欢,我知道他们也和我一样,期待着充满惊奇的未来。即使在路上,他们已经走了无数个年头,可能有些已经白发苍苍,有些已经是被的残酷毁掉微笑的容颜。在这里,我希望被生活无情嘲弄的朋友,可以站起来,直面生活的光明与黑暗。我不劝人从良,或从恶;因为我从来没有真正经历他...

阅读全文>>

   

说说《般若波罗密多心经》(6)

那么观世音菩萨怎的又 观自在 了呢,他 观 的那个 自在 的 行深 功夫到底是甚?今天俺们试着来说说这个问题。鸠摩罗什译的就是 观世音 ,取的是 耳根圆通 法门好生了得且能对劳苦大众 寻声救苦 之意,这也是有依据的。但一般来说,相对玄奘法师之所译,鸠摩罗什的经文译本意味很是了得,...

阅读全文>>

   

喜迎奥运,牵手平安

当2008年奥运圣火在古竞技场的上空,熊熊燃起的时候,全世界亿万人们的心,就已经与和平、、团结、和谐紧紧连在了一起。当北京奥运开幕典礼盛装登场,我们更深的从心底发出,和谐中国!平安中国的心声!作为一名能投人,我们还会发出平安能投、和谐能投的祝福!平安、和谐是我们每个人的追求。我一...

阅读全文>>

   

人人皆有佛性是理性佛,只有理事圆融才能成为圆满佛

从道理上讲,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当做佛,这是道理上的空洞佛,若能把理性佛落实做到,达到理事圆融、性相一如、自他不二、空有一体,达到无住生心、生心无住,才能算真正的圆满果地佛。果地即要落实在事相之中,因地是在道理上明白了空性,明白了缘起性空不可得。在道理上明白通达的,叫理性佛;把自...

阅读全文>>

   

诗呀,花魂般美丽

诗呀,洒满泪水的世界,每一句诗希求饱满的理智,绽放鲜艳的花朵,虽然没有凋谢的绿叶,那字字斟酌的种子似花魂般美丽,那诗意:奇特,富有幻想和消烟,娇艳盈盈芬芬像醉人的玫瑰,如梦如境心醉魂荡,诗境诱惑,迷惑今天明天和希望的时光。诗呀!轻轻吟诵光芒闪烁,整个世界召唤时光的语言,看见它欢乐...

阅读全文>>

   

游泰山的思索与感想

巍巍泰山,五岳之首。屹立于泰安境内,绵亘济南与泰安之间。古称岱山,岱宗,春秋时改称泰山。前邻孔子故里,背依泉城济南。雄起华北平原之东,凌驾齐鲁平原之上。东临大海扬波,西靠黄河浪翻。南控汶,泗,淮之水,北压华北之群山。巍巍乎独亨五岳之尊崇,悠悠乎长达25亿年之久远。历代帝王封禅祭祀...

阅读全文>>

   

随笔

《围城》中说得不错,不学习确乎会让人面目可憎。太长时间没有拿起书,我都感觉自己油腻了不少。一个人来到这世界上,是带有某种任务的。有的完成的出色,早早地被上天召回去,这就是所谓的 天妒英才 。有的人默默无闻,却可以长命百岁平安喜乐。几十年,怎么都是过。就像那个说的:你这么急赶着投胎...

阅读全文>>

   

那年的雨季,班花正美;多年以后,以遗憾为美

办公室响起《十七岁的雨季》,旋律一来,我泪眼婆娑 这当然是想象,一个大男人即使要哭,也会忍住的。渐渐长大,文字也跟着长大,它们因为我的经历,也愈熠熠生辉了。 十七岁那年的雨季,我们有共同的期许,也曾经紧紧拥抱在一起,十七岁那年的雨季,回忆起童年的点点滴滴,却发现成长已慢慢接近 如...

阅读全文>>

   

爱情走向婚姻,就少了那种流连忘返的美了

我已经忘记期待的味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谈恋爱了,我已经进入而立之年,我不用再期待,我是愈发成熟的人,一个有思想,有灵魂,有进取心,长得自认为是世界第一的人;拥有这些优秀的品质,我想,我的一定过得不差。如果我要写曾经的自己,那多半不现实;过去毕竟已经过去,我唯一能够期待的是,未来。它...

阅读全文>>

   

评一出好戏

这个年头看个电影都要戴个隐形墨镜,其实很可悲,可观众多少有些无奈。因为大家被电视里不真实的情节戏弄。当大家被一股潮水突然袭击脑门时,或许这一切就像《一出好戏》这部影片里描述一样,一个巨浪可以把美好的船掀翻。电影里的张总因为公司业绩好,自包一架小游艇,带着公司的员工集体外出旅游。途...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