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一景

扫院子,贴对联,挂灯笼,人来人往的大街小巷,一片喜气洋洋的迎春之气,就这样拼凑成了一副红红火火的大年夜景图。

那时候我还很小,但却对过年记忆尤新。春节前,小镇会迎来几次大集会,集会随着日子的不同有所扩大。街上铺满了各式各样的年货,对联、瓜子、糖果、大红灯笼等,吃的用的一应俱全。

街道两旁被小商贩占得满满的不留一丝缝隙,就连街道中间都被开出一条属于小商贩的摊位。平日里能够一眼望到头的街道,在今天你却看不到五米远的地方,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群,街上的人熙来攘往,每个通往街道的小巷子都是络绎不绝的行人,远在外乡的人想找个落脚的地方都要走到离街稍近的亲戚家中方可恬息片刻。

奶奶在集会这天,时不时的往返于家中和街道,就这样来回奔波,也是因为离街近的缘故,所以每次出门虽带着一个被刷洗过很多次得化肥袋子,走出门去还不忘记吆喝两声,看看是否有一起结伴而行的人,若是吆喝到同行的人了,相互之间也是个依靠,既不怕东西多拿不动,又不怕被人偷摸上几样,并且还能看看对方的袋子里是否有自己想买却又没想到的东西。

奶奶的袋子虽大却只是采购少许的东西带回家去,最重要的是农村人因为兜里紧张,所以只能买些便宜实用的东西,只要是过年用的,哪怕有那么一点也算是为过年做出的准备了。回到家稍作休息,又伴着巷里的人出去。在每条巷子里,来来回回往返的人多的数也数不清,每个人都背着来时所带的大货袋,满满的年货,脸上挂满了说不清道不完的喜悦,走在路上时不时的就会遇见熟人,于是大家结伴而回,一路上有说有笑,甚是欢快。

忙完采购活儿,就要开始打扫卫生了,院里院外,屋里屋外都要仔细的打扫。绑着竹竿的扫帚在墙上来回的舞动,似是在书写新一年的篇章,一盆清凉的水洒在屋里的砖地上,却能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半碗粘稠的浆糊将贴有大红色的窗纸粘在木窗上,让原本看似破烂的木窗一下子显现出了浓浓的年味。干净的院落,屋内被叠放的整整齐齐的被褥,被擦的发亮的桌椅和摆件静静的躺在各自的位置等待来客的观赏,整个家就像是重新焕发了新生,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的笑容。

除夕这天,大人们忙里忙外,我却拿着买来的洋火炮在巷里点着了,听得一声炮响,就好像已经开始过年了似的。男人们要在这天祭拜先祖,一大家子的男人带着纸钱等祭拜之物结队去自家的坟头上香祭拜。意为告诉先祖,远在外地的儿们回到家了,一年比一年的日子要过得红火,祈求先祖保佑这个大家庭每个人都平平安安,事事顺利。贴对联,响鞭炮,是最后的活计。对联一贴,鞭炮声随机响起,啪啪啪的声音似是要赶走所以的妖魔鬼怪,给新的一年增添更多的喜气和好运。

女人们在除夕这天要包饺子,煮肉。包饺子原是 更岁交子 之意,但在农村更多的把饺子意为 好运。 把提前用开水烫过硬币包进饺子里,谁能吃到饺子里的硬币,那么他就会在来年发大财。在农村,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肉,所以肉这个东西对于农村人来说还是比较稀罕。锅里的肉散发着一股子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的肉香更是让每个人都忍不住要去灶房看上一眼,看看是否可以尝上一口肉香。

当饺子包好,肉已出锅的时候,剩下的仅仅是守岁。除夕夜,一家子坐在电视旁,一边看电视,一边聊着家常。说着,奶奶就让我也参与到守岁的队伍中来,我很欢快的就同意了,但是每年的除夕夜里,我都不自觉的被疲倦打败,答应好的事情都没能实现过一次,甚至在睡觉的当夜,也听不见凌晨的鞭炮声响。

小时光里的幸福就像一部精彩绝伦的电影,看过之后留下美好的不止是美好的回忆,若细细品尝其中的味道,那便是时光深处的柔软。

随机推荐: 淘宝优惠券领取 返利与淘宝 包邮网 能在拼多多领优惠券 淘宝领券网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